|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老油条

更新:2019-09-12 10:49:30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文建

油条是司空见惯的美食,油条跟豆浆是几十年的老搭档,堪称绝配,至今为人所喜爱。走到摊点前就喊一声,来一根油条,一杯豆浆。

我们身边还有一种油条,被称为老油条,但此油条非彼油条,只可会意不可吃。说起油条,我又想起了以前中学老师所说的一句名言——八十斤菜油都炸不泡的老油条。

班主任老师是个女的,三十多岁,戴副眼镜,长得细长瘦腿,颇有几分鲁迅笔下“细脚伶仃的圆规”的味道。她说话声音尖细,把杨二嫂讲得栩栩如生。班上有个叫刘水根的同学,经常迟到,也不按时完成作业,老师的批评就当耳边风,随便你咋个说,就是半夜的铺盖——不理,老师拿他都没办法。

有一次他又没有完成作业,下课的时候,老师问他咋个又不写作业?水根说屋头的事情太多了,放学回去就扯兔草割猪草煮猪草,还要煮饭,天都黑了,没得时间写作业。老师说晚上吃了饭总有时间嘛,咋个不做呢?水根眨起一对小眼睛不温不火说:“晚上我妈不准我照煤油灯,说是太浪费了。”老师感到奇怪,说这是学习,他可以点灯的呀?水根又说了一句:“我妈要打我。”老师没话了。其实他都是说的推口话,回家就是不想做作业,晚上又跑去看坝坝电影。上课了,班主任老师拿起一个作业本晃一晃的说,看这是咋个写的作业?简直是鬼画桃符,是哪个的作业自己晓得。刘水根也自觉,他接了一句:“那是我的作业。”老师气得心慌,支起细长的身子说:“你的作业写成这样子还觉得有脸,还觉得光荣吗?我看你简直就是个八十斤菜油都炸不泡的老油条。”此话一出,大家都窃窃低笑,水根也笑,老油条也不无谓。

就是这个刘水根,把历史老师也差点气昏死。历史老师是个五十来岁的瘦小老头,身体有病,平时就出气不赢,说话上气不接下气。他的口音不同,就像有人把“阶级”说成是“该级”一样,很有点像客家人(俗称土广东)说的“该几”,那是说的鸡圈。历史老师把“根”就说成“给”,说刘水根就是刘水给,把“课文”说成“裤儿”。每次布置了作业,大家就明目张胆地翻书大抄特抄,老师走去走来的看,一边提醒说,照抄库儿一分都不给。历史老师也认真,每次上课都必须点名,班里除了刘水根,还有个王福根,两个根偏偏又挨倒。那次上课点名,刘水根就把这两个不相干的口语连在了一起。当叫到刘水根王福根时,刘水根就大咧咧说:“老师我晓得了——王福给,刘水给,照顾抄裤儿一分都不给。”全班顿时哄堂大笑。老师气得脸都青了,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冒了一句粗话:“你这个……不要脸的老油条!”

老油条并不是油滑,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死皮,死猪不怕开水烫,以前老人形容的,脸比城墙倒拐还厚。城墙就够厚的了,城墙倒拐的地方更厚,脸比这还厚,也要一番功夫来锤炼了。老油条读书当然不得行,初中毕业就走了,后来我看到他在菜市上当起了鱼贩子,卖鱼剐黄鳝倒是很在行。一次我去买鱼,听到有人喊了一声老同学,我一看是老油条。现在,刘水根已经五六十岁了,成了资格的老油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9号棋牌APP 上海时时乐 极速快乐8 安徽快3 三分PK拾平台 荣鼎娱乐 内蒙古11选5 上海11选5 北京幸运28 秒速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