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岁月回望

更新:2019-09-30 10:55:26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1970年8月,在一个月圆之夜,我降临了。

听母亲说,我出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紧紧抓住放在地上的一只点油灯的碗。赶来帮忙接生的四姨说:“奇怪了,难道你在你妈肚子里就很饿了吗?”于是,我就哭得更伤心了。

□陈国兵

是的,我是在妈肚子里饿忙了才降临的。

母亲说,在我出生前一个月,家里就没了吃的,顿顿吃野菜:山上的葛根、屋后头的芭蕉树、地里挖回来的苎麻根根、晒干了的胡豆叶子等等,放锅里煮一下,也可以充饥。院坝里赶来看热闹的邻居们都直摇头,感叹我来得不是时候。她们说:哎呦,这娃儿非饿死不可!

我的故乡很偏僻,后面是大山,前面是一条河,山坡上土壤贫瘠,要么是红石谷子,要么就是大石坡,根本就没有多少土地用来种粮食。田也很少,人均不到两分田。

那时候没有计划生育,每家每户都生了五六个小孩儿,家家户户都像抱鸡母那样,带了一群小仔儿,每天都要寻找大量的食物用来填饱肚子。

生产队又不给力,大家按时出工,按时收工,大人们仿佛都在混工分。

地里的庄稼也长得不好,每年粮食收获的季节,院坝里面就最热闹。孩子们高兴,大人都在发愁,一群人围着生产队长吵架,无非就是谁家分多了,自家吃了亏。有时候,一言不合就将队长揪出来暴打一顿。

小时候,最令人费解的就是,自家母鸡生的蛋不准吃。我二爸是队长,无论哪家的母鸡下蛋了,他跑得最快,手里拿一个用蔑条编好的圆圈,将鸡蛋从圈子上面往下放,落不下的他就拿走,说是要统一交给国家,落得下的就留给那家人自己吃。

那时候,我可恨我二爸了,但我的父亲却始终维护着他二哥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不遵守生产队长的规定。

记得有一次,我和一群小伙伴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大家就怂恿我带头去田里偷吃嫩豌豆和嫩胡豆,理由是队长是我二爸,即使被发现了也不会怕。结果,正当我们一群人钻进一片豌豆田,躺在里面张口大吃的时候,我二爸出现了。他先是蹑手蹑脚走到田边,将我们放在田埂上的割猪草的背篼全部拿走,然后再来揪我们。

二爸把我们七八个人集体揪到院坝里跪起,然后再用喇叭通知各家各户。

那时候,农村尽管很穷,但似乎每一个农民都很要脸面,也非常有骨气。我二爸将我们偷吃嫩豌豆的行为定了性:偷盗集体财产,每家扣工分15分。

我的母亲几乎是嚎啕大哭,一把将我拎回家,狠狠地揍了一顿,我的两个姐姐也跟着受罚,理由是没有履行职责管好弟弟。从此以后,我的父亲再也不维护他二哥的尊严了,两家因此而结怨多年,两弟兄后来还大打出手,直到二爸去世那一年,父亲才领着全家当面喊了一声二哥。

都是贫穷惹的祸!

1982年,改革的春风终于吹来了。我的一个当过兵的堂哥做了生产队长。他见过世面,有点文化,看得懂报纸。因为我爸也当过兵,堂哥就经常来找我爸。他们聊的天,我似懂非懂。堂哥说:“五满,国家提倡田地承包到户了,每家每户各干各的了!再也不吃大锅饭了!”我爸兴奋地说:“好啊!好啊!早就该那样了!你看,集体在一起干活,偷懒耍滑,看上去都在劳动,可地里就是没有收成。”堂哥说:“每家每户还可以养猪了,自留地里面自己想种啥就种啥了!”我爸回答说:“青娃儿,你现在是队长了,党的政策你吃得透,就不要犹豫了。”

也就是那一年,我的堂哥陈国权,大着胆子给每家每户丈量了田地。我们家七口人,一共分了1。4亩田地,2亩坡地,还有一块不到3分的自留地。他解散了集体养猪,允许每家每户自己养猪。鸡蛋留给自家吃。每年除了交公粮以外,生产队不再收任何东西了。

那一年,堂哥还召开社员大会,鼓励院子里面每一个孩子一定要去上学念书。他说以后国家要实现四个现代化,你们没有文化知识咋行呢?而我当时已经在念小学了,听了堂哥的一番话,我热血沸腾,脑海里面总幻想着什么是四个现代化?

几乎也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吃不饱饭的经历了。我的父亲也因为时间充裕,就跟着乡里的包工头进城当了一名电焊工,到处修房子。

我们家只有一间木房子,另搭建了一间草棚作为厨房。木房子中间有一扇木板墙,后面是父母亲住,我们五姊妹就挤在一架很高很大的旧木床上面睡觉。

父亲在外面打工挣了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回家修房子。1985年的某一天,天下着小雨,路很滑,父亲突然回来了,肩膀上扛了十几根螺纹钢,身后还有几个人帮忙抬了一些木方料。

父亲开始修新房子了。那时候,我正念初中,在住校,寄食在杨寿益老师家里。听说家里在改造房子了,我兴奋得不得了。连夜赶回去,非要看一眼以前的老屋。可惜,那时候没有照相机,当我父亲和一群人推倒老房子第一堵墙壁的时候,父亲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微笑。也正是父亲的一连贯的动作,整个大院子开始炸锅了。

接下来的十多年,昔日祥和、紧凑的老家大院,被拆得七零八落。院子里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新建了砖瓦房。一家比一家建得大,一家比一家建得高。每到春节,所有的人又从外地回去,又开始比拼,尤其是除夕夜,就比拼谁家的鞭炮和烟花燃放得久。

我大学毕业后,本来有机会回老家教书,但因为我心野,不想再回到太熟悉的地方去工作,于是就在机关找了一份办公室的工作。那时候,可以说我对老家是暂时性的遗忘,或者说由于青春年少,亦或春风得意之时,对故土也就渐渐地不去思考了。

后来,我来了成都。我把父亲接来小住了一段时间。当父亲走进小区新房的一霎那,他笑得合不拢嘴,面对洁白的沙发和发光的木地板,父亲显得局促不安,脚都不敢动。我喊他坐沙发上,享受一下他从来都没有坐过的软牛皮沙发,父亲说他还是坐板凳好。我不准,他被我按进了沙发上面,脸上除了幸福的笑容之外,还有一丝自豪与满足。

我带着父亲坐电梯下楼,到小区里面逛了几个小时。我发现父亲原本抽烟,原本话也很多的,结果那天他破天荒的没有抽烟,也很少说话。父亲问我:“你跑这么远来买房子住,你为了什么?”我没有立即回答他。我反问父亲:“那你在老家把房子改造了,又在县城里买房子住,又是为了什么?”他被我问住了,没有开腔,只是不停地走路。我想,父亲一定会因为这个问题而思念故土。

很多年过后,当父亲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我才和父亲做了一次长谈。我说:“那次,你问我为什么到成都买房子住?我现在告诉你吧。”父亲笑了。我说:“爸爸,我真的穷怕了!我一想起小时候的岁月,内心深处就有一种恐惧。尤其是那次偷吃嫩豌豆被抓,在我的灵魂深处,就激起了一种拼搏的精神。我发誓要逃离大山。”父亲说:“那次,你没有错。大家都没有错。是当时那个时代的贫穷造成的错。”我问:“那你还恨你二哥吗?”他笑了笑说:“哪有那么多的恨?现在日子好了,你看大家有吃有喝还有穿的了,生活富裕得很,一切也就风轻云淡了吧。”

是啊,岁月悠悠,时光荏苒,过去的一切必须牢记,但又要必须看淡。我们必须记住那一段生生不息、奋斗不止的人生经历。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大喜日子。我们70后,也正式步入了人生的下半程轨道。和祖国一样,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了快50年了。70后的人生经历,和祖国的经历其实是同步的。

让我们共同祝愿:祖国昌盛,国泰民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优优彩票网 秒速时时彩 荣鼎娱乐 荣鼎娱乐 极速快乐十分 广西快3 159彩票app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一分时时彩 五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