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岁月如歌

更新:2019-11-27 10:30:35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谭蕾

轻轻撩开记忆的窗帘,往昔的日记里,那些悲欢缭绕成云烟,在心间隐现。一切都似乎那么遥远,又仿佛在眼前。如果生命因曾经而丰满,走过去注定会成为圆满。如果你我的命运中,注定要经历磨难才会成长,时间会淘尽世事中的所有苍茫。无论看过了多少人和事,留存在回忆里的,都会演变成最美丽的篇章。

潘家巷记忆

陪伴我长大的那条小巷叫“潘家巷”,我童年的最初记忆便是从它开始,人生最单纯、最质朴、最甜蜜的一段路程也从这里起航。狭长巷道里的十几户人家很是亲近,邻里间相互关照,日子过得十分和谐。平日里,不论谁家做了好吃的总会送来一点,有谁从外地出差回来也总想到给孩子们包上几颗水果糖。

潘家巷最热闹的时侯就是除夕夜,腊月三十的下午,年的气氛浓浓的。院子里各家就开始忙碌起来,门旁贴春联,屋里贴年画,门前大红灯笼高高挂。煮肉香、炖鸡香、煎鱼香……大院里弥漫着各家各户飘出来菜香。

大人们忙做年夜饭菜,小孩子们则聚集在一起,相互展示着手中的各式烟花、鞭炮,各种色彩鲜艳的小提灯;男孩子手中各式木制漂亮的大刀、宝剑、红樱枪;脸上黄天霸、张飞、孙悟空…各类不同英雄人物脸谱面具,等待着天一黑就将它们燃放。有性急的,将手中的鞭炮不时地扔出三五颗,院中转岀“啪、啪”的响声,吓得女孩子神色慌张地四处躲闪。

吃过年夜饭,天渐渐黑下来,门前的灯笼点燃了,大院里亮堂堂的。小孩子手中的提灯也点亮了,各自的烟花、鞭炮陆续点燃了。地上旋转的、天上飞射的,火花闪闪,响声不断,五彩缤纷。大家笑着、拍手叫着、振臂欢呼大声叫好,沉浸在欢快中,大院里飘荡着阵阵欢声笑语。

“过年好!过年好!”“恭喜发财!”“叔叔、婶、过年好!”“小朋友过年好!”,院子大大小小几十口人,除夕夜十二点钟辞旧迎新的时刻,拜年祝福声不绝于耳,气氛十分热烈。小孩子最高兴了,乐得嘴咧得老大,因个个衣兜里都揣满了装压岁钱的红包。

大家又各自端出自家的下酒菜,连同酒瓶、酒杯、碗筷摆放在一块,你尝尝我的,我吃吃你的,风味各不相同,吃起来各有滋味。这一刻,大院人群熙熙攘攘,往来穿梭,大人们还端起酒杯互相碰撞着,热闹得象个大家庭,其乐融融,好不乐哉!最活跃的还是我们这些小孩子,一家吃一两个,沒吃上几家,肚子就撑胀了。每到这时候总会有人说:“得趁今天吃个够啊!”于是童年最大的梦想就是希望每天都能这么畅快淋漓的海吃!

多少年过去了,每天都能够吃到大鱼大肉已不再是奢望,然而院子里那浓浓的年味却永远只能存活在我们的记忆之中了。潘家巷这条长长的人生通道,大院里的邻居,那爷爷奶奶大叔大婶和小朋友们的音容笑貌总会在不经意间浮现于眼前,激荡起心底最纯真的感动!那些遗落的时光总是让人留恋不已,伴着轻轻的歌谣,伴着不避风寒的胴体,伴着两小无猜的童真,渐行渐远……

时光流逝,岁月荏苒,伴随着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潘家巷和那些四合院永远消失了,当那些恍如隔世般的温暖偶尔缠绵于我的梦中,我便习惯于怀着一颗“寻梦”之心,走入一条叫做“万棚街”的老巷。穿过深深的窄巷,那片破败的危房中,还保存着老民居建筑,青砖留痕,墙面斑驳,诉说着过往的岁月。在这里,或许再也看不到门前抽旱烟的老人、洗衣台前哼着小调的少妇,那些时尚的服装店和小摊小贩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与这老建筑显得格格不入,而都市的繁华喧嚣似乎也变得不真实起来,一座城市的历史在这里触手可及。然而,当不经意间仰头,望着周围的高楼大厦,我不知道,这些濒危的老屋,还能留存几个春秋供我们缅怀城市的历史。

祖辈印象

每每想到这些,所有关于我曾祖母的记忆便越来越清晰的在脑海里浮现。生于1912年的曾祖母,5岁便成了孤儿,她当过丫鬟,最终成了寄养在别人家里的童养媳。我的曾祖父去世得早,曾祖母便与外婆带着几个孩子相依为命,日子的艰辛可想而知。虽然没有干过喂猪喂牛的农活,但是,给一家老小做饭,缝衣服做鞋,在煤油灯下每天熬到大半夜也是她每天必做的家务。

那时,我常常指着院子里那些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莲”问道:“为什么她们都那么小的脚,而你不是呢?”曾祖母便长叹一声,悲从中来:“那是旧社会里最让女人痛苦的一件事啊!不知是哪个残忍的男人为了贪图视觉上的享受,喜欢那种叫做“三寸金莲”的小脚,就硬逼女人裹脚,让女人受这份活罪。”

在与曾祖母的交谈中我了解到旧社会女人的裹脚经历。很难想象那样一双小脚能够支撑起整个身体的重量!单说日常的生活,小脚走路费劲,干重活更别提了,没有谋生能力,好多人只好一辈子受气!

“那不裹不就完了吗?”

曾祖母哂笑:“那就嫁不出去了,爹妈哪能养一辈子啊!”

我语塞……

曾祖母长长地叹口气说道:“那个疼痛就不用说了,我半夜里都在哭啊!几天后我养父愤愤地说,不行!不能让孩子受这份罪!给她松了,我还不信能怎么着!”

每次回忆起这段往事,曾祖母无不露出对养父的崇敬之情,毕竟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能够做出这么惊人的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智慧!曾祖母就这样躲过了一劫,在那个“三寸金莲”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的年代,曾祖母这双38码的大脚走出了一个女人的智慧人生。

我的外婆也出生于书香门第,她是那个年代非常少有的上过女子学校、接受过“四书五经”熏陶的女人。在那个整个国家、整个民族都沦陷在苦海之中的岁月里,外婆在学习文化的同时,也受到了积极思想的影响,学校教员里面有不少进步分子,他们积极投入到教师们组织的抗日宣传中去了,经常到周边去宣讲抗日的道理,激发民众的抗日热情。

那时与外婆关系最亲密的有一个女孩,她们无话不谈,也常到彼此家中玩耍。女孩有一个德才兼备的哥哥,家里人四处为他张罗着亲事,但他却一直悄悄的把外婆藏在了心间。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外婆能够最终嫁给一个自己心仪的男人,她无疑是幸运而幸福的。老一辈的爱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当他们产生了心灵的碰撞和共识,就认定了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然后就相濡以沫地处一辈子。

我知道的关于我外公的信息不多,但从外婆的讲述中最明白其中一点与之息息相关:苦难。

外公青年时代在重庆湘辉学院就读,其间参加农工民主党。因为屡遭批斗,外公最终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年他只有40岁。文革结束后,外公终获平反昭雪。外公一生勤奋好学,跟其父亲学习中医多年小有所成,且练就一手漂亮的书法;他多才多艺,所作诗歌、文论,多有发表;他擅长中国象棋,早年在渝读大学即有“渝碚王”之美誉;他迷恋哲学,曾获“雷马克”之雅号……每每听外婆谈起这段往事,我总是唏嘘不已,听着听着便沉默下来,低低的啜泣。我的眼前时常会浮现出一位文人的轮廓来,一袭青衫一双布鞋,一支钢笔别在胸前,那张透着书卷气息的自信,阳光却清瘦的脸,布满岁月的风雨沧桑……与其说这是对我那素未谋面的外公的凭空臆想,还不如说是对那个年代的苦难的理解。

外公离开之后几十年间,外婆与曾祖母一起,极为艰辛的抚养着4个孩子,家里经济十分紧张。外婆一生最自豪的,是她从事的农业技术工作,因为能说会写,为人厚道,不怕吃苦,她常常被委派到乡下了解情况,穿梭于田间地头。因为帮助过很多乡亲,也得到了不少赞誉。由于早前在工作岗位的锻炼,外婆对于妇女地位看得极为重要,只要是涉及妇女的纠纷,她都力主为妇女讨回公道。就这样,外婆担当起了一个男人的职责,在外面工作养家,曾祖母则在家里带着几个孩子,做点散活补贴家用;两个女人娇弱的身躯中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她们用勤劳与智慧撑起了一个风雨飘摇的家!

时至今日,达州市人民公园内庆祝达县解放的纪念碑上,仍镌刻着外公的书法作品。望着那座高高的纪念碑,我对那段历史心生敬畏,对我外公满怀敬意,这是外公唯一可以留在这个世上供我们缅怀的真迹,他真的就像一座丰碑伫立在我的心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极速飞艇平台 秒速快3 三分PK拾平台 北京幸运28 博悦彩票开户 三分时时彩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北京赛车 极速3分彩 三分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