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馆员老秋

更新:2019-11-28 11:12:58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廖晓伟

其实在蜀山县这个小城里,老秋还是属于知名度较高的人物了。他的小说在《人民文学》上发表过,他的戏剧小品在省文化厅得奖过,县上或其他机关单位要搞个节目、活动啥的,都要请他写一写串词、主持词之类。而且都一致公认,他的文学功底在本县那是最强的。但可悲的是,他似乎属于夜壶命——人家需要的时候想起他了,就提来用用;用完后呢,就搁到床底下去,不再理他。运气好的话呢,他还能够得到“润笔”酬劳,比如两包中华烟啥的。小县城里都是熟人,似乎没有直接付给劳务费的习惯;即便有人开过口,承诺事后要“表示表示”,但往往事后都出现了选择性失忆,而他也不好意思去开口讨要,心里还安慰自己说,被人使用,说明自己还有些用处嘛,呵呵……至于他在坊间的影响力和知名度,根本不是什么馆员、作家之类,而是“永霉”——可能天命如此,常常是别人都“和”牌了,他还没有下“叫”,或者即使下了个“叫”,也是个“死叫”。所以凡同事和麻友些,只要近期手头紧了,就立马热情地邀请他打牌,保管都有斩获——原本提着篮子准备只买点白菜豆腐的,牌后就改成了猪肉和鱼,立马改善了生活质量。而且还公认他的牌品也好,不像有些人,输了就发气、骂人、摔牌。而他,再输多少,脸上始终都是笑眯眯的。最多,就是夸张地哼唱一曲《二泉映月》或《松花江上》啥的,以宣泄一下自己悲伤的情绪。

也只有老秋自己才晓得,他的内心其实是多么的无奈,和痛。

他把自己定义为“四无人员”:无票子,无孩子,无房子,无成就。最后一项姑且不论,因为很多男人都无成就,好死不如赖活的多得很,并不差他一个。关键是前三无,连凡人这个称号都不达标。好几十岁的人了连个子女都没有,在小县城里,那可就要命得很。事实上,尽管自己在文字方面确有特长,但却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实惠实利,至今还是一个穷人。在文化馆,他和老孙是最穷的。不像那些搞美术、音乐和舞蹈的专干,都能办班招生,广有财路。如今的文学作品稿费很低,有时甚至还没有稿费。老秋拿着一叠稿费单去邮局取钱,柜台小姐都会撇嘴一笑:那么多单子加起来也不过几百元,有些汇款单甚至只有8元!很多人都劝老秋,几十岁的人了,应该务实一点才对。什么是“实”呢?当然就是钱!这让老秋十分无语。眼看着自己的同龄人和那些本不及自己的人,渐渐都莫名其妙地当了官发了财,老秋表面虽不言语,内心其实还是十分纠结的。自己之所以对待老婆很温柔,那是感念人家,尽管脾气粗点、声音大点,但毕竟没有像老孙的婆娘那样,另攀高枝中途换“叫”,还是巴心巴肠地跟到他。有时候老秋也不禁这样想,是不是老婆因为不能生育了,自己有“短板”,才会这样的呢?这么一想老秋又觉得自己把老婆给看扁了,又不免羞惭。自从五年前的冬天,老婆带着例假下河抢救落水学生,医生就宣判了她将终身不育之后,两人就决定此生定要不离不弃,将来领养一个孩子得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异样的眼光,老秋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他不得不悲哀地承认,其实自己在骨子里,也就是一个俗人。

知我者谓我何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不知不觉间,他竟到了馆长住的莲花小区。在小县城里,这可是首屈一指的豪华楼盘。穿过绿化带掩映的、用碎石铺就的楼间小道时,想到自己还只能蜗居在馆里那老房子里,他不由暗叹道:同样是领工资吃饭的,跟人家的差别咋这样大呢?

结果又扑了个空,雷馆长不在家,他老婆冷冷地说:他从没这么早回过家的。

老秋心里反而有一种如蒙大赦的、解脱似的欣喜,竟然忘记把手中用黑色塑料袋装的天麻送给馆长老婆。下楼后才想起,但一想到馆长老婆的冷脸,又不好意思再回去叫门。

正在彷徨无计之时,手机忽然响了,是老孙那沙哑的公鸭嗓子:“你狗日的在哪里?快快来,三缺一!啥子?不想打了?你秋永霉哪有个不打的?不捞回来,那不就真的永远霉球了?快快!‘雷管’也在,点名等你呢!”

听说雷馆长——大家私下里叫他“雷管”——也在,老秋才赶紧应承着,加快步伐赶了过去。

老孙他们打牌的地方是音乐专干加老师才开不久的“家庭麻馆”,雷馆长果然也在,跟老孙两个大烟囱抽得满屋是烟。徐娘半老却别有风韵的加老师笑眯眯地坐在机麻桌边,她老公和另一拨人在另一张桌子上已经整得热火朝天。这加老师本来是不打牌的,但既然开了家庭麻馆,缺人的时候,她和老公就得作为“听用”临时上桌补缺。老秋不由感叹:看来金钱的魔力实在太他妈的大了,连曾经那么高雅而又美丽的加老师都不能幸免被俘。

几个人酣战到半夜一点才结束。不消说,老秋又输了,雷馆、老孙、加老师三家都有大小不一的斩获。老秋再次以不可辩驳的事实证明,“秋永霉”不是浪得虚名。分手时,心情很好的雷馆要请大家去吃烧烤大排档,加老师礼貌地谢绝了。单身汉老孙虽很乐意,但雷馆一看加老师不去,也就没了兴趣。老秋本想趁机提提职称的事,也就只好作罢,提着袋子闷头走着。

雷馆长又点了根烟抽着,回头看见老秋手里提着一个黑袋子,就好奇地问:“老秋,你提的啥子啊?”老秋看看一直跟在旁边的老孙,不敢明说,却又不会撒谎,就吞吞吐吐道:“哦,这个呀,这个是……”老孙却接口道:“你咋把人家的垃圾袋给带出来了?所以说你霉球得很嘛!”雷馆长也笑了:“垃圾袋?那你还提在手头做啥?那儿不有个垃圾桶么?”老秋一看,旁边果然有个垃圾桶,只好硬着头皮将袋子扔了进去,心不在焉地跟着,心里暗暗叫苦。     (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北京赛车 三分PK拾平台 九度彩票 一分时时彩 159彩票 江西11选5 山东群英会规则 秒速时时彩 博悦彩票登陆 上海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