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馆员老秋

更新:2019-12-02 11:30:18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廖晓伟

见老婆执意要走,老秋心里忽然很烦,假意拦了一下也就懒得再拦,结果更让俞老师生气,扭头就走了。大周末还没过完,她本可以再呆一天的,不愿给人说好话下矮桩,内心高傲不屈,在这一点上,她跟老秋完全是一样的,当初她就是这样得罪了文教局的上司,才被贬谪到偏远的乡下去教书的。以她的本事和能力,当个科员级别的一官半职,是绰绰有余的。

老秋把手机关了,独自一个人在屋里昏睡了大半天,起床后连胃口都没有。全天只草草吃了一顿剩饭,晚上还拉了肚子。

星期一上班后,老秋决定再去跟馆长谈谈,包括馆长上次承诺的一笔稿费:蜀山县妇联庆祝“3.8”节晚会的总撰稿,老秋花了三个通宵才写成的。现在“6.1”节都过了很久了,还不见下文。他本想算了的,但老婆前晚吵架时的一句气话:“该要的都不敢要,你就是窝囊就不是男人。”强烈地刺激了他,他不想因此就改变自己的性别,所以决定去问问。

馆长室的门虚掩着,老秋敲了敲,却无应答,就轻轻走了进去。雷馆长不在,屋内空无一人。他踌躇半晌,正待退出,肚子里忽然“哗啦啦”一阵空响,这是那晚吃了老孙请的烧烤的后遗症。雷馆长的办公室里刚好有间小厕所,那是当初文化馆为创收,腾出大点的房子改为棋牌室而加的,也只有馆长才享有这特殊待遇。他不及多想,赶紧闪了进去关上门,立刻喷薄而出,一泻千里。

老秋拉完肚子,提着裤子正待起身,忽听外面有了动静,有人进来后又立即关了门。只听雷馆长压着嗓子埋怨道:“好话都给你说尽了,你咋个还是‘四季豆炒菜——不进油盐(言)’?”随后听到一个女的道:“那不行,凭啥子报她不报我啊?年轻些、长得乖些那就是不同嘛!哼!”老秋听出是加老师的声音,那个“她”显然是指馆里新来的那个女大学生小汪。那晚吃烧烤时提到过的,但不知道那个“bao”是哪个字,暗想:未必还是“抱”?脸不禁红了。他一时踌躇着,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现身出去的话,肯定不合适。于是决定,干脆就躲在厕所里好了。心里说道:老天啊,这可不是我要成心偷听人家的隐私哦!

又听雷馆长道:“亲,这次是县上办的招商引资的晚会,都是些大款老板参加嘛,要求参演人员要年轻化……你看过去那些当祭品的,不都是美少女些么?从来没听说过用老头子老婆子的嘛!”加老师“噗嗤”一声,带气地笑了。雷馆长又低声道:“你放心,该照顾的我还是要照顾的。比如你们家开麻将,几爷子就有人提意见,说你们扰民。我不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而且还故意上你们家去打了的?”加老师狠狠道:“那是他们嫉妒!”雷馆长嬉笑道:“所以你也就不要去嫉妒人家小汪了,你说是不是嘛,我的佳人……”加老师道:“啥子‘佳’人哦?恐怕是还要‘加’人,才是真的!”接着似乎又有些神秘的动作产生,只听加老师低声嗔道:“大白天的哦,老都老了……该死!”雷馆长笑道:“死就死!人在花前死,做鬼都风流嘛!呵呵……”

老秋听得面红耳赤,呆在厕所里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好容易听到他们开了门都出去了,才走出厕所,贼一般迅速地逃了出去。还好,走廊里没有人。他再也没有跟雷馆谈话的兴趣了,心里只盼不要现在碰到他。正这样想呢,却听到雷馆长在后面狐疑地大声问:“那是哪个?老秋吗?走那么快做啥?”他吓得头也不敢回,几步就逃到了楼下。

老秋就像偷了别人的东西似的心虚无比,一直逃出了老巷子口,才停下脚步。闻到油条糍粑香,才想起还没吃早饭,就要了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坐在那里闷闷地吃着。

忽闻一阵清香飘过,又听到年轻女子好听的声音:“老板,来块糍粑,一碗豆浆。”循声望去,原来是小汪,刚走到摊子前买早餐。老秋怔怔地看着她那婀娜的背影,想起刚才偷听到的关于她的那些话,一时之间竟有些走神。小汪回头来看到了他,立即很热情地微笑着打招呼:“秋老师,你好!也才吃早饭呀?”老秋哦哦地应着,习惯而又本能地站起来,赶了过去掏钱给老板:“一起给了!”小汪也不推辞,回以好看的微笑道:“谢谢老师!”就很自然地挨他坐下,边吃边说:“老师,你可是个大名人、大文豪哦,今后小汪要拜你为师向你学习,你可别拒绝哦!”老秋暗想如今的女孩子可真会来事,心里又很是受用,却不知道该说啥,只“哪里哪里”地胡乱应着。小汪看看老秋,又关心地说道:“老师你脸色不大好哦,肯定是昨晚熬夜写稿了吧?身体第一哦!”老秋一时大为感动,连连致谢,问道:“你是什么专业呀?”“文化产业,还自修公共事业管理。”“那你对书法也……”“哦,这个呀,我是跟孙老师学着玩儿,混混时间的呀。”老秋不由暗叹这小女孩实在太聪明,问了半句就知道别人的意思。小汪吃完了,掏出一包香水纸巾来,先递给老秋两张,再自己优雅地擦擦嘴,微笑道:“雷馆长找我呢,我就不陪了哦。秋老师再见!”对老秋摆摆可爱的小手,就袅袅婷婷离去。

老秋看着人家的背影,怅怅地发着呆。想自己人到中年了,在处事为人方面,竟然远远不及一个小女孩,颇有些气馁。忽然肚子里又开始空响起来,就问老板哪里有药店。老板嘿嘿笑了,说秋老师真是个关在屋里的书呆子,旁边小街里头就有家新开的医院,何不去那里好好看看?

老秋果然就去了旁边的那家医院检查。取药时路过男科,看到那些意味深长的招贴画,一时忽发奇想,想到自己到现在都没有孩子,决定去做个化验。看看没有熟人,便迅速折身进去。最后按照医生的叮嘱,拿着一个特殊的塑胶杯子,走进一个暧昧的小间去自我采集人种。但鼓捣了半天没有动静,先想老婆,没用;不知为啥脑子里电光石火一闪,竟然出现了小汪的倩影和她那美丽的微笑,才终于大功告成。最后,他一边收藏着单子,一边暗骂自己,红着脸悄悄逃离。

(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湖北快3走势 北京赛车pk10玩法 上海时时乐 上海时时乐 亚洲彩票 极速飞艇 河北11选5走势图 极速3分彩 吉林快3计划 湖北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