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朱老汉摆龙门阵

更新:2020-01-14 10:38:38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朱全森,年已耄耋,几经沉浮,淡看风云。性情豪爽,心直口快,人称“犟拐拐”。从事30余年达州地方志的编撰,著有《那年那月》《烟云苍茫》《为生命留言》。

“达州多少事,都记脑海中”,白云苍狗,世事如棋,居诸迭运照凡尘,莫让往事随人去,所以,今日“倚老卖老”,听我朱老汉为诸君摆摆达州往昔那些事。

官逼民反白莲教起义

坚壁清野龚景瀚献策

(四)

四、白莲教起义武装军事活动

白莲教武装支系繁多,各竖旗号,无规范建制,无统一的领导指挥机构,互不统属,没有明确的战略目标和政治纲领,“驻无定所”“窜无定向”“逐粮而走”,攻城杀吏,打到哪里掠到哪里。关于白莲教武装总体军事行动,我至今都难以找到一份较为完整的综合资料。只能就各县的旧《县志》和2000年新编的《达州市军事志》、各县(市)区军事志和部分文史资料及其它文献择其大端,作些概略性记述。

清嘉庆元年正月①,白莲教徒在湖北荆州的枝江、宜都、竹山、保康等地起义。四月,王聪儿②、姚之富、王廷诏也在襄阳起义。九月十五,四川达县亭子铺教首徐添德③“与其党”王学礼、弟徐添寿、教徒王登廷、张寿、汪赢、赵易应(外号赵麻花)、熊翠、熊万青、陈诗学(人称十大首领)组织教徒及部分穷苦民众,杀地方场团总李文槐祭旗起义④,占据亭子铺场,在雷音铺山垭设关卡,准备进攻达县城。

尔时,四川清军大部奉令调去川边境镇压湖南、云南、贵州边境少数民族起义去了,代理四川总督英善闻报,即率在川清军驰赴达州征剿。白莲教武装设在城南雷音铺、甘草垭等地的关卡相继失守,只得退据麻柳场。徐添德部军师王学礼令添德之子徐大元和先锋熊翠率1000名教众到亭子铺与麻柳场之间今大风乡的风洞口阻击官兵。此地,两山绝壁,中段一峡谷,明月江从峡谷穿过,沿河一条石板路是峡中唯一通道。熊翠、徐大元据比扼守,待清军进入谷中,两岸火炮齐轰,箭矢齐发,滚木擂石齐下,清军及乡勇死伤无数。英善只得率众退守甘草垭。当夜三更时分,清军兵分两路,偷袭峡中关卡和半山阵地,徐大元和熊翠来不及抵抗,率领余部向沙陀寺方向撤退。刚到牛皮滩,就被清军佟贵所率的骑兵追上,断后的徐大元不幸中箭落马被俘,教众回马相救,勇猛拼杀,斩杀清军抚标把总蒙彪、把总何世雄和达州武生潘启光及数十名清军,佟贵惊恐万状,一刀砍下徐大元首级,熊翠等悲恸不已,在敌强我弱的境况下,只得抢起徐大元尸体撤出战斗。

风洞口失守,麻柳场无险可据,军师王学礼决定放弃麻柳场。留少数人遍插旗帜迷惑清军,大队人马深夜转移到东乡冉家坝。

徐添德聚众起义的消息如晴天霹雳传到东乡。东乡县天生桥、东林河、桐油坪等地的白莲教徒在教首刘学书率领下在东林河起义,与徐添德部汇合。九月二十一,东乡白莲教首领王三槐、冷天禄组织教徒在桃花坪莲池沟起义,率众屯聚峰城场,建营寨,备粮秣,置关卡。东乡其他教首张子聪、庹向瑶、符曰潮、汤思蛟、刘朝选、张简、罗云亭等也闻风而起。星星之火,顿成燎原之势。据民国版《宣汉县志》426页载:“太平则有龙绍周、徐万富、龚建、唐大信、王国贤起于冲天观南津关;城口则有殷成富、冯升、萧汉章起于鸽子山;徐添富、卿有义、黄道士起于鞍子坪;谭大顺起于光头山;巴州则有罗其清与其弟其书及苟文明、鲜大川起于方山坪;通江冉文俦与其侄冉天元、天泗及王士虎、陈朝观、李彬、杨步青、蒲天宝、景英起于王家寨;大宁(巫溪)陈崇德起于老木园。各县之‘贼’同时响应,川局麋烂,遂至不可收拾……”

参加起义的人,除白莲教徒之外,有巴山老林之中的部分棚民、啯噜子和少数仇官思乱的普通民众。据东乡知县徐陈谟所撰《圣庙碑记》载:“教‘匪’滋事之日,人丛地僻,一唱百合,至有巨家富豪甘信其谈而不悟……”说明个別富民也参与其中。

起义武装声势浩大,其众虽未受过军事训练,也没有操习过攻守阵法,但有“刀枪不能近身”咒语的鼓动,一人舍死,十人难当的精神驱动,有较强的战斗力。前文已经说过,代理四川总督英善、成都将军勒礼善等带来的清军,只有欺负老百姓的本领,一到东乡境地,见四面山高谷深,山路崎岖,望而生畏,多分驻各战略要地,畏缩不战。东乡知县张伫阳、驻县清军把总唐达率街民、募义勇日夜防守县城。这时,东乡县冒出以七里场桂涵⑤为首,以普光寺场罗思举⑥为首。两支强有力的“乡勇”武装,成为清军的得力助手。

白莲教武装起义之初,地方百姓多举家逃避,又不知该逃到哪里,罐子山的桂涵认为逃避不是上策,只有组织起来结寨屯粮,“捍卫乡闾,保护庐舍,以待官兵之至”。可是很多民众听说白莲教“巅箕可以腾云,板凳可当马骑,刀枪不能近身”,内心惶惑畏惧,不敢与白莲教武装交锋。有一天,桂涵与几个族人、亲戚各执短刀、鸟枪,埋伏在西山大路边树林里,见一支白莲教武装前锋大队走完,其后队背着物资走得较慢,桂涵击发鸟枪,击倒一人,便跳出树林大吼“冲杀”,众挺刃相随,歼“贼”20余人,夺获牛数头及衣履侯粮。于是人们都说“刀枪不能近身”是骗人的。冬月二十三,桂涵又率乡勇袭击白莲教武装,致教众伤亡72人。获胜后,率众投奔清军大营,英善赏给桂涵外委顶戴。

罗思举于嘉庆元年冬投入清军潼绵营游击罗定国帐下,竖清军“八旗”标志,成为小头目。他得知王三槐屯聚峰城场,人多势大,深沟高垒,清军望而生畏。峰城场地方团总杨肱与乡民公议,“募能破峰城‘贼’者酬以重金”。有一天,罗思举带乡勇20多人前往峰城侦探虚实,没走拢目的地,众乡勇畏缩不前,他独自在夜阑更深之时潜入“贼”巢,相视地势之后,回营向罗定国献策:让他组织敢死队夜攻,官兵外应。罗定国不予采纳,只给他发火药数十斤,让他独自去劫寨。罗思举深夜潜入王三槐营中,趁众熟睡之际,进入草营埋下“地雷”,点燃火药,引发大火,烧了王三槐所部营寨,损失了大量物资,自相践踏争斗死伤了部分教众,逼得王三槐率众转移到南坝场扎营。杨肱所给酬金,罗思举不收。但他独自劫营获胜“名震川东”,四川总督英善奖给行营七品顶戴,率领乡勇自成一队,随清军镇压白莲教起义武装。

这样一来,各县官府纷纷贴出告示,招募乡勇,制造刀矛、火枪、盾牌等武器以备征战。

注释:

①清代及民国时期均使用夏历即农历。农历一月称“正月”,十一月称“冬月”,十二月称“腊月”。

②王聪儿:(1777~1798)。湖北省襄阳人。襄阳混元教(白莲教支派)教首齐林妻。江湖艺人出身。嘉庆元年齐林被杀。教徒举事反清,推王聪儿为总教师,拥众四五万人,一度进逼孝感,威胁武昌。后北上,屡败清军。经河南入陕西来川北与徐添德、王三槐会师,转战川、陕、鄂等省。嘉庆三年初遣李全攻西安。后被清军包围干郧西茅山(一作卸花坡、或作阎王扁)英勇不屈,与其徒姚之富跳崖而死。

③徐添德的“添”字,近年来很多资料写成“天”。根据《清史稿》、地方州志、县志和《卫氏宗谱》所载,应为“添”。

④关于徐添德杀人“祭旗起义”一事有不同版本。1980年,一些文史资料说徐添德杀场团首李文槐祭旗,还有人说杀他舅父祭旗。2002年9月某天,我同达州市地方志办公室邓高先生去徐添德祖家今达川区亭子镇官田坝访古,至于杀舅父之说的缘故,是因为有个舅父反对他聚众起事。杀地方团首也合乎情理,因为历代起事者都是杀一名仇敌祭旗。今几说并录,待考。我们还踏勘了徐家大院,看了徐姓祖坟,听了一些传说,村民们都认为徐家前辈是:“发财人,不是普通农民。徐添德聚众造反是重罪,他败亡之后罪该灭族,原徐姓反对他起义的人和没参与其事的人都改姓陈,换了名讳。徐添德及其党羽的家财和田产全被没收为‘官产’,政府招佃收租,所以这里就叫‘官田坝’”。

⑤桂涵(1758-1833),桂涵组织乡勇,镇压白莲教义武装,屡立“战功”,投入清军,清道光二年(1822)升任四川提督,为从一品大员。道光十二年死于军中,赐谥壮勇,赠太子少保。

⑥罗思举(1764-1840),今宣汉县普光镇百花坪人。17岁到陕西终南山操习枪、刀、拳、棒各技。一年后件件精通,轻功非凡:“三丈多高的墙一跳而过”。其后十年之内在川陕,浪荡江湖,毁誉参半。嘉庆元年回乡,组织训练乡勇镇压白莲教武装起义,为清军充当前锋,道光元年任贵州提督,继任四川提督、署湖南提督。道光二十年冬月在湖南病逝。棺木运回老家安葬。1976年3月,群众组织炸破其墓,棺内有药水淹浸尸体,祭葬品完好,尸体移出之后尚有弹性,能坐能伸。露晒七日变黑,由守墓人移回原棺土埋。罗思举官至数省提督,为从一品高官。《清史稿列传》一百三十四有《杨遇春·罗思举合传》,国史馆《罗思举列传》及其他著述对罗思举的生平记述不少于一万字。嘉庆十二年,罗思举驻营级绥定城,兴办公益事业,供城内乞丐夜宿。今达州博物馆南侧所悬“鸿钟”也是罗思举发掘出来移至黄龙寺保存下来的。嘉庆末年,绥定城西门外今天灯巷内曾建有罗公祠祭祀他。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一分时时彩 德国时时彩 迪士尼彩乐园开户 极速快乐8 河北快3 荣鼎娱乐 荣鼎彩 极速3分彩 易中彩票注册 极速PK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