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 设为主页|加入收藏
主办:达州日报社 地址:达州市通川区通川中路118号
热线电话:0818-2379260 客服QQ:159847861 新闻QQ:823384601
新闻投稿邮箱:823384601@qq.com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243997895
  当前位置:重庆龙虎微信群>> 美文 >> 

朱老汉摆龙门阵

更新:2020-01-20 10:44:57       来源: 达州晚报 

分享到:
作者:    编辑:庞岚月

朱全森,年已耄耋,几经沉浮,淡看风云。性情豪爽,心直口快,人称“犟拐拐”。从事30余年达州地方志的编撰,著有《那年那月》《烟云苍茫》《为生命留言》。

“达州多少事,都记脑海中”,白云苍狗,世事如棋,居诸迭运照凡尘,莫让往事随人去,所以,今日“倚老卖老”,听我朱老汉为诸君摆摆达州往昔那些事。

官逼民反白莲教起义

坚壁清野龚景瀚献策

(五)

嘉庆元年冬月上旬,王三槐率众经下八庙场转清溪金鹅寺驻扎。清军重庆镇总兵袁国璜率部绕道七里沟至天生桥;将军勒善礼由太平寨至桐油坪;新安镇总兵何元卿由梅子口至黄家场;英善率大营由汪家山抵柏树场,分路进剿徐添德。徐率众奋勇抵抗后转移到天生场冉家坝,再退入东林河附近横山子东坪、张家观一带大山丛林中,设卡挖壕,据险死守,王三槐也率众与徐添德合营,大肆构筑防御工事,并在丛林内埋伏弓弩手,以逸待劳。清军袁国璜、何元卿会兵今宣汉县柏树镇太原村老营湾,营周用木条编棚,外挖深壕,下埋铁蒺藜,派兵不定时巡逻。二十二日夜,白莲教5000武装,分別涂成红脸、黑脸,悄行下山,会同驻东林印心寨白莲教起义武装喻大伦部,于深夜靠近清军营房四周,趁次日拂晓浓雾迷漫之际突袭清军,砍杀清军巡逻队,掷入火球,钩倒木栅,猛冲入营,清军起床仓皇抵抗,多被斩杀,袁国璜、何元卿及四川安岳营都司百寿也死于混战之中。白莲教武装缴获大量粮食、武器、马匹。

老营湾大胜之后,王三槐、徐添德即移营于东乡县城南门河对岸笔架山一带,准备进攻县城。

腊月初,清军成都八旗副都统佛住率部驻东乡县城,督兵扼河守御,候補知县陆霖督练勇协助佛住守城。驻城清军劣习复发:“强占民房,淫掠民女,豪夺民物,民怨沸腾”,白莲教武装乘民心背离之机,于腊月二十七日从东林河、洋烈子涉浅悄行渡河,潜至城西曾家山、火石岭。腊月三十那天,猛攻西门,清军不敌,破城之后,白莲教武装拥入城内,杀死佛住、陆霖,击毙典史杨永锡、清军干总徐文英、把总唐达及其弁兵乡勇数千,开白莲教武装攻破县城之先例。

东乡城破,一些官吏被杀,四川总督英善令刘清代理东乡知县,把县衙迁到今大成镇大成寨,大量屯集粮秣,作为清军行营(今遗址尚存)。

部分乡场民众也上寨进洞,屯粮引水避乱。正月二十五,徐添德部头领王大受率众进攻后河小营寨,当地富绅赵英瑞组织乡勇据险抵抗。王大受派人送去文告一份,劝赵英瑞下寨投降,全文如下:“佛都督平南大元帅徐添德部下千总王大受,晓谕洞内蛮蛮氓民,尔等生居草野,不识此中之情由,我之披坚执锐,乃官逼民反。原来大限劫盘,昔者兴周灭纣,乃天意所定。至今兴汉灭满,亦天默主宰,非同啯啯①之辈,即杀人放人,乃宇宙所定之数,非人所能挽。纵有官兵乡勇坐城池、守隘口,焉能是白莲之对手,实自来投网之鱼。尔民避居洞内,本系良民,奈何执迷不悟。今特发人招尔归顺,并不损伤一人。倘尔不来投降,虽尔占了铁桶之洞寨,略点雄兵,破开巢穴,不留一人。后悔之无际也。万利年正月二十五日,晓谕勿损”。

嘉庆二年二月,清廷命令陕甘总督宣绵入川总统川陕军务,入太平攻破南津关,进抵东乡境,某日夜突袭张家观白莲教武装营地。获胜之后,与四川总督英善、成都将军观成合谋,围困东乡城,四周纵火,徐添德、王三槐、冷天禄等率众奋勇冲杀,突出重围退据清溪场精忠寺一带,与其他各部汇合,据险固守。是时,清军广州将军明亮、领侍卫内大臣德楞泰率部于清溪上游,乘大雨之夜攻破冷天禄营寨,又攻击王三槐所据的精忠寺,攻破左垭栏,击败徐添德所率的来援武装。加上清军肃州镇总兵索费音阿带领的甘肃兵丁前来助攻,又有乡勇头目罗思举暗率乡勇和清军从观音山后山绝壁攀上精忠寺,趁徐添德、王三槐下山御敌去了,突袭徐、王大营,2000多名教众家属及伤病员惨遭杀害,亢作奉、熊永明等头目亦受伤被俘遇害,只有徐添德之妻徐王氏率领女兵冲杀出营,与正酣战在七里峡的徐、王合营,杀开一条血路上莲花山集结。罗思举又约桂涵率乡勇赶赴明月坝,埋伏在河岸茶店一带,待白莲教武装渡河之机,左右冲杀,白莲教武装伤亡惨重。只好分路突围,占据重石子、香炉坪等地与清军抗衡。

四月,桂涵率乡勇驻洋烈子,罗思举率众驻黄草坪、马脑山,宜绵大营驻双庙场大成寨,派代理知县刘清到白莲教武装营地招降。刘清遵令与军师刘星渠到香炉坪白莲教营地,孙赐凤、王三槐派教众迎于道左,刘清痛哭流涕,白莲教众也失声痛哭②。刘清好言抚慰。入营之后,只见孙赐凤身穿蟒袍战衣,头戴红顶花翎,盘膝倨坐桌上,慢条斯理说:“替天行道,首义已久矣,杀戮官兵众多,势成骑虎,万难投降,请回,勿再来,恐伤生命”。刘清又劝谕王三槐,徐添德等投降,众头领意见分歧。刘清回大成寨。第二天,宜绵又令刘星渠去招降,王三槐率亢作潮、亢作奉等到大成寨商谈招降事宜,宜绵重赏王三槐等人,叫王、亢等回营劝教众投降。可是宜绵身边的川北道尹低声对宜绵说:投降是杀,不投降也是杀,不用多操心劳神。王三槐听见之后,忿忿不平,晓得招降是阴谋,回营之后的当夜,即率众袭击宜绵大营,大成寨难以攻破,转身纵火,把双庙场烧了。

五月,清将德楞泰利用罗思举避实击虚的计策,攻破白莲教多处营栅。宜绵取代英善,兼署四川总督,命令德楞泰攻重石子,明亮攻香炉坪。香炉坪等处地僻人稀,粮食奇缺,若被清军久困,断粮缺水,必定自取天亡。起义武装于是主动撤离。循东林河旧路渡河,清军追至河岸,遇大雨,山洪暴发,河水骤涨,七日方退。徐添德、王三槐等转移到天生场、观音山、净土庵等地扎营,又被清军四面围困。罗思举劫营杀死孙赐风,起义武装只得登上峨城山。峨城山不是久驻之地,六月初,徐添德、王三槐等退守精忠寺。某夜,突袭七里峡清军营地,击毙守备樊谟,卡子未攻下。次日,徐、王组织战手强攻七里峡清军关卡,击毙一等待卫、副都统西津泰、游击陈天云等数百清军,但卡子仍未攻下。徐添穗、王三槐只得率众走芭蕉场,经南坝场到五宝顶屯兵凤青山。清将德楞泰又从东乡与开县交界的石堆窝截击。罗思举率乡勇潜至凤青山乘夜劫营,白莲教武装退至鹿角寨、华景坝一带,欲北去太平,又遭到清军陕西河州镇总兵保兴部的拦截。前堵后追,白莲教武装退至今宣汉县白马乡白秀山,继遭德楞泰所率清军围困,苦战两天一夜,难以突围,弹尽粮绝,势成绝境。六月初,在湖北襄阳起义的白莲教首领王聪儿、姚之富、樊人杰等强渡汉水,分三路入川:左右两路由通江、巴州方山坪罗家寨与罗其清部汇合;中路由太平、城口至东乡与徐添德、王三槐汇合。六月二十三日,王聪儿、姚之富于山沟密林之间冲出,与清军激战两个时辰,英勇无比,徐添德、王三槐也率众夹击清军,清军大败。

川楚白莲教起义武装在东乡白秀山会师,各路头领会商,定整个武装为青、黄、蓝等号。各号设掌柜元帅、先锋、总兵、千总等官职:东乡王三槐、冷天禄称“东乡白号”,张子聪、庹向瑶、符曰明、刘朝选、汤思蛟、张筒、罗元亨、罗其道等附之;达州首领徐添德称“达州青号”,徐添寿、王登廷、张永寿、赵麻花、汪瀛、熊万青、陈士学等附之;太平首领龙绍周称“太平黄号”,唐大信、龚建、徐万富、王国贤、唐明万、赖飞龙等附之;巴州首领罗其清为“巴州白号”,罗其书、鲜大川、苟文明等附之;通江首领冉文俦称“通江蓝号”;冉天元、冉天泗、王士虎、陈朝观、李彬、杨步青、蒲天宝、景英等附之;云阳首领林亮功称“蓝号”,林定向、张长庚、萧占国、包正洪、张长青等附之;奉节首领龚文玉称“绿(线)字号”,龚其位、卜三聘、陈德俸等附之;“襄阳黄号”则以王聪儿、樊人杰、姚之富、王廷诏、王光祖为首,附以伍金柱、伍金志、辛聪、庞洪胜、曾之秀、齐国谟、伍金元等;“襄阳白号”则以高均德、张添伦为首,附以宋国富、杨开甲、高二、高三、马五、王凌、高星斗、魏学胜、陈国珠、高见奇、杨国第等;“襄阳蓝号”以张汉朝为首,附以李潮、李槐、詹世爵、陈杰、刘允恭、张什、冉学胜、戴世杰、赵鉴、崔宗和、胡明远等。众推王聪儿为总首领,但未设立总领导机关,确立总领导机制,王聪儿没有实际指挥各旗号的权力。既未整训队伍,在战略上仍是各自为战,没有互相配合彼此支援的相应协定,更没明确的政治纲领和战略目标,仍是打家劫舍、攻城破寨,逐粮而走的流寇作风。

注释:

①啯啯:又名啯噜子。是四川民间一种特殊的游民组织。据部分资料记载,雍正末年四川就有这个组织,其成员“皆流民恶少,强悍嗜斗”。乾隆年间即下令清查,捉住之后“格杀勿论”,但收效甚微。嘉庆初年部分成员加入白莲教起义武装。白莲教起义失败后,仍在四川各地横行。

又有资料说啯噜子是小偷、带刀行凶的“刀背客”。

②关于刘清与白莲教见面皆“哭”的原因,后文再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达州日报社党风廉政建设 举报电话:0818-2380088 邮箱:dzrbsjgjw@163.com 地址:达州市通川中路118号达州日报社412室
举报电话:0818-2379260 举报邮箱:jubao@12377.cn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90013  
达州日报社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山东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秒速快3 极速飞艇平台 江西11选5 极速快乐8 飞速赛车平台 荣鼎娱乐 极速飞艇 三分快3 迪士尼彩乐园娱乐